四川省委宣傳部   四川省精神文明建設辦公室  主辦
中國文明網  |   中國未成年人網  |   四川地方文明網站群  |   天府文明論壇投稿  |   舊版  |   返回首頁  |   熱線電話:028-86980191

為什么閱讀活動越來越多,讀書的人越來越少?

發表時間:2016-09-23 13:40:00    來源:騰訊文化

  最近,幾項全國性的書展此起彼伏地進行。剛剛結束的上海書展號稱有700多項閱讀活動,如火如荼的北京國際圖書博覽會號稱有400場。但根據官方調查,近幾年國人的閱讀數量整體不容樂觀,特別是紙質圖書閱讀率不升反降。為什么談論閱讀的活動越來越多,坐下來讀書的人卻越來越少呢?

2016上海書展

  一、 熱衷于談論閱讀,并不等于熱愛閱讀本身

  這幾年的圖書展覽或者交易大會,有關閱讀的文化活動非常受追捧。這類活動一般由出版社、書店或者其他閱讀機構舉辦,邀請一些文化名人在書店、圖書館等文化場所進行講座或者座談。由于文化名人的影響力,閱讀活動不僅僅能吸引數量巨大的圍觀群眾,還能招徠大量的記者進行報道宣傳。在北上廣深一線城市,大型圖書展銷之外,平日里的閱讀活動也不少。

  以8月份剛剛結束的2016年上海書展為例, 參展的500余家出版單位共舉辦各類閱讀文化活動超過700場,活動入場需要購買門票,也沒有阻止人們圍觀閱讀活動的熱情。其中,有些閱讀活動噱頭很大,邀請了具有國際影響力的嘉賓,包括諾獎得主阿列克謝耶維奇,普利策獎得主朱諾·迪亞斯,T·S·艾略特詩歌獎得主肖恩·奧布萊恩,芥川獎得主吉田修一等。國內則有阿來、陳曉明、嚴歌苓、陳丹燕等知名學者、作家參與其中。如此多文化大佬都悉數到場,自然也人氣火爆,書展上的某些活動用人山人海來形容也不為過。

阿列克謝耶維奇在上海書展

  印象里,閱讀活動應是促進人們讀書的,但這些年閱讀活動沒少開展,閱讀率的實際情況又如何呢?根據官方統計數據顯示,與閱讀活動的熱鬧形成鮮明對比的是,近年來我國整體的閱讀水平并沒有隨著經濟發展的增速提高太多,近五年來年人均的閱讀量從未超過5本書。

  中國新聞出版研究院每年會發布一份全國國民閱讀調查報告,截至今年這項調查已持續開展了十二次。2015年,我國人均紙質圖書的閱讀量為4.58本,雖然比2014年的4.56本上升了0.02本,但也基本在合理誤差之內,得不出“這一年中國人讀書變多了”這樣的結論。而在2013年,人均紙質圖書閱讀量是4.77本,明顯比2014年和2015年多。綜合三年來看,中國人每年讀書量不升反降。

  紙質圖書閱讀量呈下降趨勢,數字閱讀則呈現出微弱的上升趨勢,有些學者因此表示樂觀。但稍微仔細想想。這種樂觀顯然有點盲目,因為目前對大多數人來說,以網絡在線閱讀、手機閱讀、電子閱讀器閱讀、光盤閱讀、Pad閱讀等為主要媒介存在的數字閱讀,不是心靈雞湯或者養生傳言,就是通俗甚至低俗的網絡小說。數字閱讀的內容比起紙質圖書,是更加碎片化、淺薄化的,沒有人會用電子屏幕看什么有深度的書籍。數字閱讀微弱的上升,更表明深度閱讀和有難度的閱讀也是呈下降趨勢。

  之所以會形成這樣的反差,原因在于閱讀活動的繁榮,只是表明愿意談論閱讀的人越來越多,但談論閱讀的人卻并不一定是愛讀書的人。甚至有書評人在活動中自嘲,現在閱讀圈的一大怪現象就是談論閱讀的人太多,而真正在閱讀的人太少。

  二、很多閱讀活動,只是用閱讀裝點門面的聚會

  為什么閱讀活動這么多,作家和學者都能吸引到觀眾們的眼球,看似熱鬧的閱讀圈內核卻越來越空?

  歸根到底,閱讀活動是短暫的、面向大眾的活動,而閱讀則是一種需要長期堅持的、私人化的生活方式。這兩件事看似都是圍繞著書籍展開,但其實是完全兩回事。知名作家、電視評論員梁文道甚至表示自己不愿意給他人開書單,因為一個人讀什么書,怎樣讀書,為了什么讀書,歸根到底是一件私事,不足為外人道也。梁文道一語道破閱讀的本質,就是自己與自己相處,自己通過作者的文字得到成長的一種生活方式。

  而社會上大多數以閱讀為名進行的文化活動,卻是醉翁之意不在酒,閱讀兩個字只是用來裝點門面的,仿佛一件事情的皮膚,只是讓事情本質看起來高雅一些。最具代表性的是前幾年幾位地產大鱷舉辦的讀書會,表面上來看是討論讀書,其實更主要的目的是借讀書之名來給商業圈的朋友們設立一個互通有無的平臺,這種讀書會的本質仍然是“閱讀搭臺,生意唱戲”。閱讀只是一個幌子,讓做生意、談業務的聚會聽著好聽一些,也給商業大佬一個宣傳自身文化品位的機會。

  一般社會力量舉辦的讀書會說是掛羊頭賣狗肉也不過分,那么書展上一本正經的嚴肅閱讀活動,是不是就靠譜了呢?其實也經不起推敲。表面上看,書展上的閱讀活動,作家和學者在談話現場交流中也會擦出思想的火花,聽者也可以受益,進而產生對所談論圖書的閱讀興趣。但本質上,此類閱讀活動背后的推動力仍然是書展、書店或者出版機構希望盡可能多地賣書。以活動促銷售,是大多數出版機構和書店舉辦閱讀活動的目的。畢竟,比起不溫不火的宣傳銷售,邀請知名作家來到現場和讀者親切互動、現場簽售,還能吸引媒體們進行報道宣傳,人氣一拉升,圖書銷售量也就帶動起來了。

  說白了,書展和書店里大多數閱讀活動是為了賣書,是為了某本具體的書能提高銷量,而不以改變人們閱讀習慣為第一要務,其對于讀書的推動力量只是客觀的、次生的,甚至可能是無效的——比如,如果圖書作者本人是影視明星或者網絡紅人,這種閱讀活動就是一場影迷歌迷見面會罷了。

  進一步來說,即使閱讀活動很有營養,文化深度足夠,讀者即使真的掏腰包購買了圖書,回家以后究竟是否會安下心來閱讀,也是另一回事。很多人有買書的習慣,有走過路過求簽名的習慣,卻真的沒有讀書的習慣,書籍放在書架上,也不過是裝點門面。所以,以閱讀為名進行的活動,對提升全民整體閱讀率的貢獻并不可能有多少實質性效果。

  三、功利化的社會心態,靠活動無法根本推動深度閱讀

  閱讀活動到底能不能提高社會整體讀書的熱情,這其實是個偽命題。最直接影響人們是否愿意靜下心來閱讀幾本書的因素,還是要歸結于社會整體的文化氛圍。僅僅靠舉辦幾場閱讀活動,文化名流振臂高呼幾聲,或者商業大佬出來為閱讀站站臺,恐怕對普通大眾的影響微乎其微,湊一時熱鬧容易,培養一種生活方式很難。

  有人認為閱讀活動此起彼伏,至少讓讀書這件事兒看上去不那么寂寞,熱熱鬧鬧總比冷冷清清強。但是這種表面上熱熱鬧鬧的氛圍,帶來了更加值得警惕的問題,那就是閱讀的功利化。功利化的閱讀絕不是對文化科學素養有所提高的有益而深度的閱讀。北京師范大學文學院教授蔣原倫認為,閱讀可以分成三種,即工具性閱讀、為滿足求知欲的閱讀和為滿足情感需求的閱讀。功利化閱讀就是把書當做一種工具來讀?,F在很多人覺得工具書成了一種生活必需品。實際上,很多閱讀活動是引導著人們朝著更加功利化的方向閱讀的。

  近十年來,中國的經濟高速發展,功利化的心態表現在方方面面,當然也包括讀書。為了一紙文憑或者投資生財讀書的人多,而為了凈化心靈,提升文化素養的人少。所以才會有那么多讀書會,以閱讀活動為名,行搭建人脈之實,因為閱讀的樂趣,在世俗利益面前,輕而易舉就被碾壓和擱置了。即使有些閱讀活動確實是在倡導讀書,但所讀之書,也多是名人傳記、經濟理論之類經世致用的工具書,最好也不過是能讓人精神勝利的心靈雞湯。有深度、有思想的閱讀是私人化的,很難通過聚會的形式尋求到共同的利益點,閱讀活動越熱鬧,反而讓真正的讀書人越寂寞。

  社會群體會不會靜下心來讀書,特別是讀那些關注人文、歷史等思想領域的好書,其實還是要提高社會整體的文化氛圍和社會心態,僅僅靠閱讀活動來推廣閱讀,沒什么根本性作用。只有普羅大眾肯把閱讀當作一種生活方式,而不是以謀生或“有用”為目標,全民閱讀率才可能有本質改變。

  結語:

  閱讀是一件私事兒,而閱讀活動則是面對公眾的社會行為,寄望于通過辦活動提高社會整體閱讀率,恐怕收效甚微。很多閱讀活動本來就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要么意在做生意,要么意在裝門面。談論閱讀的人越來越多,真正讀書的人可能越來越少。只有社會的風氣不再功利化,全民范圍內的高質量閱讀才有可能越來越多。

 ?。惏桑?/p>

編輯:雷佳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蓓蕾花開

中文字幕被公侵犯的漂亮人妻㊣男人j进入女人p狂躁视频㊣人妻在厨房被色诱 中文字幕㊣久久久久久人妻一区精品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