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國的大西南,有一個宛若仙境的瀘沽湖,她有一個纏綿悱惻的傳說。在很久很久以前,格姆女神和她的“阿夏”瓦如卡那男神在晚間相會。男神天亮后不可以回去,可那晚,二人纏綿沉醉忘記了時間。男神跨上神馬剛準備離去,天就亮了,神馬被韁繩一緊,踏下了一個深深的馬蹄窩,而馬背上的男神,化成了東邊的瓦如卡那山。格姆女神傷心過度,化成了格姆山,她的眼淚注滿了馬蹄窩。這個被愛情的眼淚注滿的湖泊,就是瀘沽湖。在瀘沽湖畔,有一個被世人稱作“神仙居住的地方”,那就是四川省涼山彝族自治州鹽源縣瀘沽湖鎮木垮村。

瀘沽湖鎮木垮村坐落于瀘沽湖亮海畔,坐擁瀘沽湖多個景點。這個面積約58余平方公里、平均深度約45米的湖泊被美籍探險家洛克稱為“上帝創造的最后一個湖”,宛如一顆潔白無暇的巨大珍珠鑲嵌在祖國的西南部。她那如詩如畫的旖旎風光,亙古獨存的母系氏族遺風民俗,基督教中的“諾亞方舟”,喇嘛教的晨鐘暮鼓,是那樣的惹人矚目,使眾多游客的目光投向這塊神秘的土地。

整個湖泊,狀若馬蹄,南北長而東西窄,形如曲頸葫蘆,故名瀘沽湖。湖水清亮透明,波光瀲滟,未受任何污染,最大能見度12米,湛藍的天空,朵朵白云游浮在湖中,水天一色。瀘沽湖的景色在一天中變幻無窮。晨曦初露,霧靄煙霞,湖水如染,一片金紅;朝陽冉冉,湖周山巒如荷,倒映其中,則為翠綠;夕陽西下,風平浪靜,平滑若鏡,積萬頃碧玉,又成一片墨綠;夜色幽靜,微風柔漫,波光粼粼,星星閃動,讓你如夢如幻。 而瀘沽湖鎮木垮村則是瀘沽湖鎮旅游大村,于2013年入選第二批中國傳統村落名錄。木垮村的女神灣在2013年被四川省旅游局評為“四川最美觀景拍攝點”之一,有著真正意義上依山傍水的韻味。木垮,從遠古走來,摩梭先民們在被譽為“神仙居住的地方、香格里拉的源頭、母系氏族的家園”的瀘沽湖畔停止了追夢的足跡。[詳細]

中國有56個民族,然而瀘沽湖畔卻有一個未列入其內的未識別人群,那就是摩梭人。摩梭人在國家的整個識別過程中,并未經中央政府以公告的方式宣告民族族別身份。中國未識別民族,指的是未被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官方認定為獨立民族的特定群體,也可能是指民族辨析尚且不明晰而未獲官方承認的民族。依照馬克思民族理論,中國民族劃分和民族識別認定的理論依據是“民族是指人們在歷史上形成的一種具有共同語言、共同地域、共同經濟生活以及在共同文化上的共同心理素質的穩定的共同體?!比欢驗橘Y料不足、數據不足、劃分民族的標準未統一,造成民族劃分仍有許多錯誤,加上中國的民族理論吸收了西方觀念,希望能以“血緣”能重新劃分民族,因此造成了許多未識別民族。被歸納為“未識別民族”的中國國民,其居民身份證上“民族”欄,則會填上“人群”(即未識別民族)的名稱。摩梭人主要居住于中國四川省涼山彝族自治州鹽源縣與云南省麗江市寧蒗彝族自治縣之間的瀘沽湖畔,而四川摩梭人則被劃為蒙古族的一個分支。

以母親為家長的母權制家庭文化

在人類社會發展到21世紀的今天,瀘沽湖畔仍保留著古老的母權制家庭形式,被人們稱之為“神秘的女兒國”,這是令中外學者和游人最感神秘的摩梭文化現象之一。母系家庭中母親主宰一切,女性在家庭中有著崇高地位。家庭里的成員都是一個母親或祖母的后代,沒有父親血緣的成員,家里沒有翁婿、婆媳、妯娌、姑嫂、叔侄等關系。家庭里姊妹的孩子都是自己最親的孩子,不分彼此。母親的姊妹也稱作媽媽,對自己的生父則稱為“舅舅”。由于家庭全部成員都是同一母系血緣,加之摩梭人顯著的道德意識,即崇母觀念的流傳弘揚,全部家庭成員親切和睦,尊老愛幼,禮讓為先,寬懷謙恭。[詳細]

男不娶女不嫁 婚姻與財產分離的走婚習俗

走婚是摩梭人最具代表性的婚俗,青年男女日間多為集體活動,通過歌唱、舞蹈向心上人表達心意,具有感情基礎后,二人均同意,可以進行“走婚”。走婚時,男方只能在入夜后偷偷潛入(摩梭人稱為“摩入”)女方“花樓”(即女方房間),與女方同床后,天亮之前離開(“梭出”)。這種走婚只依賴感情,與經濟等一切外界條件均無關。[詳細]

男穿褲女穿裙的成年禮

摩梭孩子長到13歲時,家人依俗要為之舉行成年禮,女孩叫“穿裙禮”,男孩稱“穿褲禮”。成年禮在農歷正月初一清晨舉行。男孩站在正房左邊柱下,女孩站在右邊柱下,左腳踩著豬原肉,右腳踩著糧食口袋,象征今后吃用不盡。女孩由母親為她脫去舊的麻布長衫,穿上美麗穿裙禮的金邊衣、百榴裙,系上繡有花卉圖案的腰帶,為其盤纏發辮,配上項鏈、耳環、手錫等飾物。男孩則由舅舅為其脫去舊的長衫,穿上新的上衣和長褲,扎上腰帶,佩上腰刀。這時,穿上新裙或新褲的孩子還要把狗喚進屋來,給狗喂飯團和豬肉,并說:“狗能活60歲,人只能活13歲,咱們換個歲數,我才能長命百歲?!?a href='http://www.catherinetatetickets.com/tswm/mswh/201707/t20170721_896345.htm' target="_blank">[詳細]

轉山轉海節 祈福神山圣湖間

轉山轉海節是摩梭人民間節日之一,為每年農歷七月二十五日,在處暑和白露之間。轉山摩梭語稱“俄過”,又稱“日則過”?!叭談t”即山神,在格姆女神山的山腰間都有各戶和公共朝拜山神的固定燒香祭祀點。轉海摩梭語稱“謝過”,是轉母湖、祭母湖神之意。節日當天,瀘沽湖畔的摩梭人穿著節日的盛裝,與達巴和喇嘛一起,成群結隊地在周圍山上朝拜。[詳細]

打造幸福摩梭家園

木垮村的村支書和村主任——木垮村的當家人楊二車、楊次丁,在談起摩梭文化時,信心與堅定夯筑在心間。他們說將從產業上重鑄木垮村的摩梭家園,將從未來上留住摩梭的記憶,將從生活上富裕每一個家庭。在祖母屋、經堂、花樓等組成的摩梭四合院里,走婚習俗、甲搓舞等依然原汁原味,摩梭大家庭愜意和諧。在這個“世界僅此一處”留存著的母系氏族領地的核心地帶,以“保護為主、開發為輔”為戰略的摩梭家園建設的加快,讓摩梭文化煥發更為強大的魅力。摩梭大家庭支持基金的設立、掛牌保護母系大家庭試點工作的開展,使摩梭文化在木垮村重新獲得了儀式感和敬畏感。在活態保護的基調下,村里的達巴文化傳承人帶徒授藝,村規民約激發了村民參與摩梭家園建設的主動性。包括木垮村在內的摩梭家園打造,說到底就是要讓摩梭人過上美好幸福的生活。2015年,木垮村人均收入已經達到了5700元,到2020年,村民的收入水平將在這個基礎上再翻一番,建成富裕、文明、和諧的摩梭家園。

古村落保護性改造

“格薩”,摩梭語意為產麻的地方,是典型的摩梭人聚居村落之一。村內民房仍然保持了摩梭人傳統建筑結構和風格,沿襲著包括走婚在內的各種生活習俗,保存著一個個大大小小的母系家庭。2006年,格薩古村落開始熱鬧起來。那一年,政府投資60萬元,村民投工投勞,“三改”建設如火如荼,硬化道路入村到戶,人畜分居得以實現。樓下設有畜厥,樓上堆放草料等雜物的草樓盡管沒有失去傳統的韻味,但由于面貌的改變,不是花樓卻更似花樓。2014年,作為摩梭家園10個重點保護村落之一,格薩古村落再次迎來建設高潮,其目的是充分尊重摩梭人自身發展意愿,維系摩梭文化的獨特性和完整性,保持摩梭古村落的原始風貌和摩梭人傳統的生產生活方式,合理引導特色文化旅游發展,加強基礎設施建設和生態環境保護,提高摩梭人現代文明生活水平,實現對摩梭文化的保護與傳承以及摩梭社會的可持續發展。原始古樸,別具風情,文化底蘊濃厚,正是保護性改造后古村落的真實寫照。

中國最美村小的重生

木垮村達祖小學于2005年經臺灣愛心團體捐資重建,成為一所環境優美、教學理念先進的新型民辦小學,重新坐落在美麗的瀘沽湖畔。沿著花園邊碎石鋪就的小徑走進學校,呈現在眼前的是一個沒有圍墻的花海中的學校。學?;▓@左邊是一個木涼亭,花園的正前方和右邊是兩棟兩層樓高的木制小樓,轉過花園前的木樓,后面是教工宿舍,教師宿舍后面是平整的操場,高出周邊地勢一圈。站在這里一抬頭便能夠俯瞰美麗的瀘沽湖全景。學校最后面依山而立的是一排平房教室,孩子們正在上課。目前的達祖小學,有10位專職教師和2位支教教師,有71名學生,分屬學前班和一到六年級,每個年級一個班。除了日常課程外,每周還有不同的素質教育活動課,如手工課、戶外寫生、農場活動、民族舞蹈、朗讀比賽、運動會等。校門口印著學校大名的那方端正的青石樁后面刻著“行勝于言”4個字,這便是學校的校訓,達祖小學正在這片鮮花環繞的土地上長出一片希望。

瀘沽湖和木垮村無疑是美麗的,然而,旅游開發對湖區自然生態、森林植被造成了負面影響。摩梭人典型的“木楞房”是由木料壘筑而成的四合院,隨著旅游業的發展,為了向更多的游客提供住宿條件,目前所修建的新房不再是摩梭人傳統的住宅,而是高達三層或四層用于發展旅游業的“木楞房”。賓館的建設再加上每年的燒柴、篝火等的木材需要?,F在瀘沽湖四周的樹木大量減少,一些小山已成了禿頂,失去了瀘沽湖神秘的自然景色。那么如何實現瀘沽湖和木垮村的長遠開發呢?

保護地區資源:瀘沽湖地區的資源分為自然資源和文化資源兩部分,一是瀘沽湖的純凈與靜謐,二是瀘沽湖地區的母性文化。在旅游開發中對瀘沽湖地區山水和樹木的破壞都可能具有不可逆轉性,對當地摩梭人的文化開發如果違背了民族文化發展的規律也會造成摩梭文化特色和摩梭人給外界形成的神秘感的消褪。因此,瀘沽湖開發的首要原則是資源保護,需要考慮如何在進行適度開發過程中又能保護好脆弱的自然與人文資源。

突出特色文化:瀘沽湖地區最大特色是摩梭文化,只有把這種文化與自然景觀結合起來,找出自然景觀中所折射出來的文化故事、文化內涵等,自然景觀的旅游價值才能提升層次,民族文化也才能在物質載體上更多體現出來,瀘沽湖的一山、一水、一島、一樹也就有了民族文化的靈魂。這樣不僅實現了旅游價值的提升,瀘沽湖也因此在今后能夠實現從以旅游資源為主的地區旅游經濟發展模式轉化為以提供服務為主的經濟發展方式。

村民共同參與:瀘沽湖旅游資源的開發離不開當地居民的參與,只有木垮村的村民真正認同瀘沽湖的品牌定位與價值,并且能夠從旅游開發中獲利,才能激發起摩梭以及其他當地居民參與旅游發展的積極性,從而有助于提升旅游產品的價值,并進一步實現民族文化的保護。因此,在將資源優勢轉變為經濟優勢時,要保證當地居民從旅游中受益,社區和村民的參與對于深度開發民族文化和實現可持續發展的目標是必要的。

中文字幕被公侵犯的漂亮人妻㊣男人j进入女人p狂躁视频㊣人妻在厨房被色诱 中文字幕㊣久久久久久人妻一区精品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